aka酱

穆穆惊了东南:

因为昨天晚上和建军聊天,聊到了仓央嘉措,所以想做一个小小的科普……


虽然可能很多人都是知道的。




曾经有一个朋友跟我说,他好喜欢仓央嘉措,最喜欢的一句是“世间安得双全法,不负如来不负卿”。


就像几年前《宫锁心玉》热播,片尾曲叫做《见或不见》,不知道为什么也误传成了仓央嘉措的作品。


其实这些都不是他写的。


见或不见不是,十诫诗不是,转山转水转佛塔不是。


许多人印象中,布达拉宫最美的王拥有最温柔的文字。


他如何行走于雪域遇见他心爱的姑娘,他渡万人却不渡己,看破也不愿超脱。布达拉宫是他此生最精致的牢笼,阻隔红尘爱而不得。


这故事听起来不要太浪漫。


可传说中的许多故事只是捕风捉影。


那些因他的高贵与神秘而愈加缱绻的诗句,很多是不属于仓央嘉措的。




“世间安得两全法”这首的原文是藏文,后来经于道泉翻译成为白话文。


这一版本是:


若要随彼女的心意,今生与佛法的缘分断绝了;


若要往空寂的山岭间去云游,就把彼女的心愿违背了。


后来曾缄在这一版本的基础上再次汉化,我们熟知的很多仓央嘉措情诗都是曾缄再次翻译之后的版本。


这首诗在曾缄笔下是这样的:


曾虑多情损梵行,入山又恐别倾城。


世间安得双全法,不负如来不负卿。


这也就是大多数人熟知的版本,尤其是后两句。可是对比看来后两句与原文的关系并不大,几乎是曾缄的再创作。




还有知名的十诫诗。


于道泉版本是:


第一最好是不相见,如此便可不至相恋。


第二最好是不相知,如此便可不用相思。


曾缄版本是:


但曾相见便相知,相见何如不见时。


安得与君相决绝,免教生死作相思。


后来被自由发挥一直写到十,再在末尾处添上曾缄的四句做一个归纳总结,完美地升华感情,成为完整的《十诫诗》,抄在小本本上。




仓央嘉措的诗应该是很美的,它们出生时是藏语,自然有一层我们读不懂的浪漫与心境,在那个语言中的它们才是最本真的状态。


后来我们这些读不懂藏语的人,我们的感动来源于另一个人。比如我,太佩服曾缄先生了。


当然,也来源于仓央嘉措本身。


你会想到一个年轻的雪域之王,你想到他被禁锢的一生,以谜团开始,又以谜团结尾,这种扑朔迷离本身就有一种说不清的诱惑力。许多句子被强行归到他的名下,被动地添了一层滤镜。


你会想到他的矛盾,他在禁锢中渴望自由,在天高地广中滋生无限压抑,他本应无欲无念,理所当然地成为无数人的信念,生来就该被仰望。


却宁愿匍匐在某个平凡姑娘的脚下,向往漫长又随性的一生。



评论

热度(588)